皇冠体育寻求亚洲战略合作伙伴,皇冠代理招募中,皇冠平台开放会员注册、充值、提现、电脑版下载、APP下载。

首页财经正文

usdt官网:集体跑路!宏达新材董事会只剩一人,股民不忧反喜:不破不立

admin2021-12-1132


  前段时间掀起资本市场风浪,涉及十数家上市公司的“专网通信”事件还在继续发酵。

  11月29日,踩雷“专网通信”的其中一家上市公司宏达新材(002211)(002211.SZ)发布了一份让人震惊的公告:总经理、代董事长、董秘、独立董事、财务总监以及证券代表全部以个人原因辞去了职务,董事会只剩下一人。

  如此大规模的集体辞职十分罕见,所谓的“个人原因”也令人遐想万千。

  宏达新材今年以来已经经历了净利润大幅下滑、实控人涉嫌行贿被抓、子公司背负官司等多起“利空”事件,如今连高管都要集体跑路,让人不得不为公司的4万名股东担忧。

  然而,高管集体辞职在有些股民眼中,却变成了“大刀阔斧改革,清退异己后开启重组”的好消息。

  11月30日,宏达新材高开,盘中一度涨幅达到2.57%,截至收盘,宏达新材收于3.92元,上涨0.77%。

   管理层“大换血”,原实控人卷土重来
  才过去一夜,宏达新材的4万名股东发现,公司的董事会里只剩下一个人了。

  11月29日晚,宏达新材发布公告称,公司总经理、董事周军辞去公司董事会各专门委员会职务并辞去在子公司担任的所有职务,辞职后仍担任公司运营总监职务;
  公司第六届董事会代行董事长、董事、董事会秘书张雨人辞去上述职务,只担任公司法务总监;
  公司独立董事王华、董红曼、公司财务总监乐美彧以及证券事务代表许栋阳皆辞去所有职务。

  而就在十天前(11月19日),公司监事会主席殷燕、监事周建华也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

  也就是说,整个公司管理层只剩下9月13日新上任的董事袁斌,以及职工监事许茹。

  
  图片来源:wind
  11月30日,宏达新材投资者联络站工作人员向时代财经表示,前一晚公告中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及证券事务代表的辞职,都是出于个人原因。

  此外,四名董事的辞职已经导致宏达新材董事会人数低于法定人数。该工作人员称,按照相关规定,公司将于两个月之内召开董事会进行补选,在补选完成之前,现任董事将继续担任相关职责。

  也就是说,在新一届董事选出来前,张雨人将继续履行代行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秘书职责,周军、王华和董红曼将继续履行董事职责。

  股吧中有投资者对宏达新材的“大换血”表示欢迎,认为“不破不立”。

  
  图片来源:宏达新材股吧
  股民们的反应并非是无稽之谈,宏达新材曾经的实控人“卷土重来”了。

  2018年11月,实控人为朱恩伟的江苏伟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江苏伟伦”)将所持有宏达新材的1.22亿股份转让给上海鸿孜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鸿孜”)。随着股权转让完成,上海鸿孜成为宏达新材控股股东,实控人变更为杨鑫。

  此前两年,公司业绩一直不如人意。杨鑫上任后,开始大力推行“专网通信”业务,2020年便扭亏为盈,,

usdt官网www.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出售Usdt。

,归母净利润从2019年的-8800万元增至2020年的5270万元。

  但是,上海鸿孜一直有部分转让款未支付。该股权转让纠纷案经法院审理并执行,两次拍卖后,仍有8646万股流拍。今年10月,法院裁定,将上海鸿孜持有的宏达新材股票8646万股作价3.44亿元,抵偿给江苏伟伦。此时,原董事长杨鑫已被桂林市公安局立案调查。

  时隔三年,江苏伟伦重新成为宏达新材的控股股东。但没过多久,江苏伟伦就爆出“单位行贿罪”。

  据公司公告,宏达新材于11月25日收到了控股股东江苏伟伦的通知,江苏伟伦因涉嫌单位行贿罪问题被立案调查。

  对此,宏达新材工作人员表示,“我们只收到通知,实控股东发函告诉我们,它被立案调查,原因是行贿,但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们不清楚。”

  两位实控人先后被立案调查,再加上高管接二连三离职,宏达新材的日常经营管理已经岌岌可危,但“专网通信”业务带来的后遗症还在发酵。

   专网通信骗局“受害者”
  今年五月底爆出的专网通信骗局,宏达新材也是受害者之一。

  2021年6月份,宏达新材开始向外界公布相关信息。

  6月1日,宏达新材公告称,全资子公司上海鸿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鸿翥”),上海观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观峰”)经营的专网通信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以及部分应收账款逾期及回收不确定的风险。

  “2020至2021年期间,上海鸿翥、上海观峰与江苏弘萃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保利民爆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宏正益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中宏瑞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客户签订了系列销售协议,分别约定公司向前述客户销售专网通信产品。根据合同约定,公司应在收到客户预付款后在指定时间内完成备货,并根据客户指令交货。客户已就前述部分合同向公司支付预付款,同时我方亦按照协议约定完成产品备货。近期,经多次催告,部分客户仍迟迟未按协议要求按时履行合同约定的提货义务。”

  根据宏达新材11月18日晚公告,其全资子公司上海鸿翥、上海观峰因上述专网通讯销售业务产生的应收账款约1.21亿元,因专网通信业务执行异常合同形成的存货为3.88亿元,目前拟计提2423万元信用减值损失,后续仍可能计提大额资产减值损失。

  
  图片来源:wind   上述宏达新材工作人员告诉时代财经:“我们目前主要是针对专网通信业务下游违约客户进行起诉,包括江苏弘萃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保利民爆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目前进展最快的是江苏弘萃,法庭已经受理,但对方提出管辖权异议,原定开庭时间延期。”   而除了管理层的“么蛾子”,业绩层面的危机也不容小觑,从2021年第一季度开始,宏达新材便开始出现亏损,截至第三季度,已累计亏损达3.08亿。

网友评论

1条评论